怎么网上兼职赚钱

    <pre id="jj17d"><address id="jj17d"></address></pre>
    
    
    
    
    当前位置:首页> 贸易政策审议 > 贸易政策审议基础知识

    协调贸易谈判与承诺履行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加拿大是议会民主制国家,也是联邦制国家,这些特征决定了其贸易谈判和承诺履行的国内协调制度的一些特色。在1989年以来,加拿大商签和履行了加拿大-美国自由贸易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WTO乌拉圭回合一揽子协议、加拿大-智利自由贸易协定和加拿大-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协定。通过这些协定的商签和履行,加拿大逐步建立起了一套参与贸易谈判和履行贸易协定承诺的国内协调制度。

      中央层面的协调
      贸易领域的行政决策权力属于总理(现任总理Stephen Joseph Harper)领导的政府内阁,内阁成员由总理和政府26个部的正部长组成。内阁中有专门的经济事务委员会,负责对外贸易等经济事务。该委员会的主席是财政部长James Michael Flaherty,副主席是国际贸易部长David Emerson,其他成员有农业部长Chuck Strahl,自然资源部长Gary Lunn,渔业和海洋部长Loyola Hearn,国家收入和西部经济多样化部长Carol Skelton,环境部长Rona Ambrose,工业部长Maxime Bernier Lawrence,交通、基础设施和社区部长Cannon Michael Fortier。
      在商签贸易协定过程中,加拿大国际贸易部作为主管部门承担了协调中央政府各部门的任务,国家贸易部在部内为各谈判议题均会指定一个首席谈判代表。这些首席谈判代表根据议题组成一个跨部的谈判小组,并根据贸易谈判的时间表在每次谈判会议召开之前举行协调会议。
      与其他领域一样,贸易领域的立法权力属于议会,众院的外交和国际贸易常设委员会(SCFAIT,Standing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Trade)对各项贸易法案进行辩论并投票表决通过,该委员会由各党派的议员组成,执政党和其联盟的议员通常占多数。外交和国际贸易常设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审查外交贸易法案并向内阁提出关于国家贸易和外交方面的建议,该委员会还经常召开听证会,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在参议院,专门负责贸易事务的是外交委员会。由于加拿大执政党议员和其联盟通常占据议会的多数席位,所以内阁作出的贸易决策在议会基本上都能获得通过。根据加拿大宪法,政府有权商签并签署贸易协定,没有必须把签署完的协定经过议会核批的法律义务。在履行协定的过程中,如果需要修改国内法律,则由司法部负责起草修改法律的法案,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后,由主要执行部门的部长向议会提交这一法案,由议会审核通过执行。

      中央与地方的协调
      加拿大虽然是联邦制国家,但有关对外贸易谈判的权力属于中央政府,所以中央政府充分有权对外谈判并签署贸易协定。由于目前贸易协定的内容越来越广泛,虽然涉及的内容大部分属于中央政府的权限,但也有可能有少数领域属于地方政府的权限,如服务领域的专业服务等。在这些少数领域,理论上说,省政府可以不履行中央政府对外签署的贸易条款。目前,中央和各省没有关于如何处理潜在冲突的任何正式协定。当前的作法是中央政府在商签协议之前和整个过程中让各省充分了解进展情况,并随时提供征求意见的机会,因此,各省至今为止尚没有拒绝履行谈判结果的情况。

      联邦和各省间贸易委员会(Federal-Provincial Territorial Committee on Trade)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进行协调的主要机制。该委员会每年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和多次司局级会议,此外还就一些议题召开专门的技术级会议或电话会议。该机制在谈判前和谈判过程中发挥了很好的协调作用和信息通报作用。在日常工作中,联邦和各省官员之间通过电子邮件、传真和政府内部网络交换信息,使地方政府可以紧密跟踪谈判的进展。

      与私营部门、民间团体和学术界的协调
      贸易谈判的结果最终是为国内民众服务,因此在商签贸易协定和履行协定过程中征询私营部门、民间团体和学术界的意见也是非常重要的。在加拿大,征询这些利益相关方意见的正式专门渠道主要有两个。这两个渠道参加的代表都是由贸易部长任命的。第一个渠道是加拿大团队(Team Canada),有约40位代表组成,这些代表来自企业领导、工会领袖、消费者代表和学术界代表。这个机制的授权主要是讨论贸易协定对国家的整体经济利益、市场准入和投资促进等问题,不具体讨论具体部门。第二个渠道是专家咨询小组(Expert Advisory Groups),主要是分部门对贸易协定对重点行业的经济影响进行分析。这些咨询小组分别负责农业、服装鞋类、文化产业、能源化工塑料产品、环境、鱼类和水产品、林业产品、信息技术、医药产品和服务、矿业金属、服务,以及纺织品皮毛等行业,为谈判官员提供了大量的基础行业状况和前景、数据、量化分析和专业意见等,极大地帮助了谈判官员的谈判和决策过程。这些咨询小组的成员包括企业高层领导、行业协会商会代表、工会、民间团体和学术界代表等。国际贸易部根据贸易谈判的需要不定期召集相关小组举行会议,小组讨论的结果向国际贸易部部长汇报。
    此外,国际贸易部在其网页上还专门提供了一个贸易谈判网站,向社会各界征求关于贸易政策问题的意见,并定期公布一些非保密的文件和报告。

    对我国的启示
    加拿大这一整套参与贸易谈判和履行贸易协定承诺的国内协调制度经过了WTO乌拉圭回合谈判和多次自由贸易谈判的实践考验,具有很好的可操作性,也有很多值得我国借鉴的地方,主要可概括如下:
      1.在履行承诺和谈判立场协调两者关系上,加拿大政府的理念是把两者融为一体,在谈判过程中加强沟通协调,使相关部门、地方政府以及产业均对谈判结果有较为准确的预期,便于各方面提前做好承诺履行的相关准备工作,保证承诺今后得以顺利履行。
      2.加强政府部门间各级别的沟通。部长间通过内阁经济事务委员会进行沟通,谈判期间通过各议题的谈判小组进行立场协调。
      3.强调中央和地方的协调。联邦和各省间贸易委员会的部级和司局级定期会议以及日常沟通,在谈判前和谈判过程中发挥了很好的协调作用和通报作用。
      4.通过加拿大团队和专家咨询小组分别对贸易协定的整体影响和对重点行业的影响进行分析,通过征求产业界、民间团体和学术界的意见,来帮助政府决策并及时向社会各界通报谈判进展情况。
                             文/万怡挺
                              作者单位:商务部世贸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