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网上兼职赚钱

    <pre id="jj17d"><address id="jj17d"></address></pre>
    
    
    
    
    当前位置:首页> 技术壁垒> 案例综述

    玩具出口还能“火”下去吗?美欧多国标准升级,门槛提高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2017年,我国玩具出口可以说是近十年形势最好的一年,出口玩具239.62亿美元,同比增长30.4%。作为玩具生产大国,我国玩具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70%以上。但在出口“红火”的背后,我国玩具进入国际市场的“门槛”却在不断提高。

    近年来,玩具安全已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其中美国、欧盟等成熟玩具市场对玩具产品的质量安全关注度日渐提高,对玩具产品的安全标准和社会责任规范日趋严苛;而印度、越南、埃及等发展中国家也在效仿欧美升级进口玩具标准。

    我国是最大的玩具出口国

    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玩具种类高达15万种,而我国国内市场玩具种类约为3万多种,主要包括:布和毛绒玩具、塑胶玩具、电子玩具、模型玩具、益智玩具等。

    我国玩具以出口为主,85%以上的玩具生产企业是出口型企业,玩具出口总额约占中国玩具销售额的50%。金融危机后,我国玩具的内销比例有所上升,但出口依然占据重要地位。

    中国玩具以出口为主,列居全球首位。2012年以来,我国玩具出口额不断增长,占同期全球玩具出口总额的比重也在上升。据联合国统计,2016年,我国玩具(海关编码9503项下,下同)出口额为183.83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60.6%。从占全球玩具出口的比重来看,2016年所占比重(49.61%)比2012年(40.16%)提升了9.45个百分点。

    出口集中度较高,美国、欧盟、香港是主要出口市场。2016年,美国、欧盟28国、中国香港、菲律宾、新加坡是中国玩具的前五大出口市场,中国这五个国家(地区)出口的玩具占同期中国玩具出口总额的68.5%。其中,

    美国80%以上的进口玩具来自中国,墨西哥、越南分列美国玩具进口第二三位。

    欧盟85%以上的进口玩具来自中国。英国、德国、荷兰、法国、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波兰和捷克是进口中国玩具的主要成员国,2016年占到欧盟进口玩具总额的89.2%,其中单英国一个就占比26.99%。

    中国香港87.19%和菲律宾77.5%的进口玩具也来自中国。

    我国出口玩具附加值不断提升。从出口玩具的平均单价来看,我国近年来出口玩具的平均单价呈现上升趋势,而进口玩具单价则呈现下降趋势。但总体来看,我国玩具出口平均单价依然低于进口产品低价。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玩具(海关编码9503项下,下同)出口平均单价为9.80美元,而进口玩具平均单价为12.81美元。

    但从玩具出口平均单价与进口平均单价的差额来看,两者的差距正在逐年缩小。2012年,我国出口玩具单价仅为5.43美元,比进口平均单价低64.46%;2016年,该差距缩减为30.7%。

    2018年玩具安全标准“密集来袭”

    近年来,欧美等发达国家以及印度、越南等发展中国家都在持续升级技术标准。2017年,欧美修改多项技术法规,涉及儿童玩具中双酚A、甲酰胺、苯酚、铅等限量标准。此外,印度自2017年9月1日起实施了“玩具进口政策”;土耳其自2017年4月4日起正式实施的《全新玩具安全法》;尼泊尔自2017年7月16日起正式实施的《国家强制性 玩具标准》。

    2018年,美国、欧盟、加拿大、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将实施新的玩具法规,小编整理后将其列出。

    美国

    强制执行ASTM F963-17安全标准——在生效日及其后生产的玩具的认证需按照ASTMF963-17安全标准的要求进行测试,不满足该要求的玩具将无法进入美国市场。ASTMF963-17纠正了2016版(即ASTMF963-17)中存在的错误,并修订了第4.21.2.3条:该条中动能密度(KED)的要求(2500焦耳/平方米)仅针对动能超过0.08焦耳的弹射玩具而非所有弹射玩具。该法规将自2018年2月28日起正式实施。

    修订《美国消费品安全改进法案(CPSIA)》:修订后新法案禁用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并新增了对于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邻苯二甲酸二正己基酯(DHEXP)和邻苯二甲酸二环己酯(DCHP)的限量1000ppm(0.1%)的要求。该法规自2018年4月25日起正式实施。

    欧盟

    收紧铅迁移限量——对于干燥、易碎、粉末状或柔软的玩具材料,迁移限量由13.5毫克/千克修订为2.0毫克/千克;对于液态或黏稠的玩具材料,迁移限量由3.4毫克/千克修订为0.5毫克/千克;对于玩具表面刮出物,迁移限量由160毫克/千克修订为23毫克/千克。该法规自2018年10月28日起正式实施。

    收紧六价铬迁移限量——对于玩具表面刮出物,六价铬迁移限量由0.2mg/kg修订为0.053mg/kg。该法规将自发布之日起的18个月后实施。

    苯酚:新增迁移限制以及作为防腐剂的含量限制——针对聚合物材料,其迁移限量为5毫克/升,作为防腐剂,其含量限制为10毫克/千克。该法规自2018年11月4日起正式实施。

    修订甲酰胺含量——泡沫玩具材料中甲酰胺的含量不得超过200毫克/千克,否则必须实施为期28天的释放量测试;

    修订双酚A含量——对36个月以下儿童使用的或可被放入口中的玩具,其双酚A限量由0.1毫克/升修订为0.04毫克/升。该法规自2018年11月26日起正式实施。

    有机锡化合物——变更了样品制备程序及玩具材料中所含有机锡化合物的分析程序。该法规自2018年2月起正式实施。

    加拿大

    修订磁性 玩具法规:修订后法规规定,可放入测试筒的磁性 玩具及小零件的磁通量必须小于50高斯(磁性强度单位),小零件测试时使用的力不超过4.45牛顿;而且玩具在完成浸泡、跌落、扭矩、冲击等其他项目测试后,仍然须符合该标准。目前,该修订尚在评议阶段,将于2018年1月结束,新法规将在加拿大公报第II部分公布之日的第6个月生效。

    中国香港

    修订《玩具和儿童产品安全条例》:修订后的新法规对四大类玩具以及五大类儿童产品制订全新安全标准清单。其中玩具安全标准BSEN 71-13:2014(针对嗅觉棋牌游戏、化妆玩具套装与味觉游戏)和玩具安全标准ISO8124-7:2015(针对指画颜料)是新增的安全标准。该法规自2018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

    博茨瓦纳

    修订《玩具安全》第2部分——修订了ISO8124规定的所有玩具中禁止使用的易燃材料类别,以及某些玩具在遭受轻微火源时的易燃性要求。该法规自2017年11月27日生效。

    除上述国家(地区)外,还有许多国家正在积极规范和修订其国内玩具法规。据机工智库统计,2017年,越南、埃及、乌干达、土耳其、中国台湾、以色列等国家(地区)都向WTO通报了关于修改玩具相关法规。尽管这些法规尚未实施,但应引起我国相关企业的关注。

    ■ 越南于2017年12月向WTO通报称,将修改其《玩具技术法规》,将新增邻苯二甲酸酯含量不超过0.1%的限量要求,检测标准为TCVN6238-6 (ISO 8124-6);并根据TCVN11332(电动玩具安全标准IEC 62115)增加电动玩具安全要求,根据43/2017/N?-CP增加新的玩具标签要求。同时,该法规明确了越南国内生产的玩具、进口玩具以及市场上可以购买的玩具的安全要求和测试方法。

    ■ 以色列于2017年9月向WTO通报称,修订以色列强制标准SI562第7部分,涉及指画颜料要求和测试方法的强制标准,将采纳欧洲标准EN71-7: 2014/04;并修订涉及玩具某些化学元素迁移的强制标准SI562第3部分。

    新规对我国玩具企业影响大

    作为玩具的最大出口国,国外标准和法规的变动势必给我国玩具生产企业带来冲击,增加了我国相关出口企业的检测成本和风险,使企业面临严峻挑战。

    各国标准不统一给企业生产带来影响,并引发连锁反应。与欧美相比,我国对玩具化学性能要求种类少(GB6675中仅对8种可迁移元素及增塑剂有要求),且具体限量值与欧美相比也较为宽松,这些差异客观上会给我国玩具企业生产造成影响。

    同时,美欧新标准不仅提高玩具的准入门槛,而且往往会使其他国家效仿,从而给我国玩具出口带来更大的冲击。2017年4月4日,土耳其实施的《全新玩具安全法》,与堪称“史上最严”的欧盟2009/48/EC玩具安全指令进一步协调一致,并引入了欧盟指令及标准近年的新增内容。

    原材料和检测成本的上升将增加企业成本。欧盟2018年对铅、苯酚等化学成分迁移限量要求的提高,使玩具生产企业将使用更为环保的原材料。例如铅的迁移限量中,对可刮去的材料,其迁移限量从160mg/kg陡然降至23mg/kg。

    同时,玩具出口企业如果希望出口相关市场,必须满足新法规的限量要求和认证要求,这就需要企业或者引进更加精密的检测仪器设备,或者花费巨额检测费用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上述因素都将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而对于多数是中小企业的中国玩具企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出口玩具被国外通报或退运的风险加大。这些玩具新法规生效时间急,没有缓冲期,化学成分限量严,这将给玩具出口产业带来不小影响。如果不积极应对,企业出口相关国家的玩具将会面临国外通报、退运或召回的风险。

    据机工智库统计,2017年,欧盟RAPEX对华产品通报中玩具类产品被通报数居首位,共552项,占比49.5%,同比大幅增长27.4%。其中,因窒息危险而被召回的玩具共计276项,占玩具被通报总数的50.0%;其次是化学危险,占玩具类产品总数的35.1%,主要玩具中含有邻苯二甲酸二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以及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等化学成分。

    结语

    面对日益苛刻的海外标准,我国玩具产业必须转型升级,改变过去以加工贸易为主的生产模式,以低价换取市场的发展模式,并致力于产品创新和自创品牌,发展绿色玩具,以此来提升产品附加值。

    同时,尽管我国是全球玩具的最大生产和出口国,但我国在玩具标准领域却一直处于跟随欧美的地位。目前,我国玩具行业标准是自2016年1月1日起实施的GB6675-2014《玩具安全》国家标准,该标准中对8种可迁移元素进行了限制。而欧盟的《玩具安全新指令》在2013年就将被禁限化学物质从8种增至85种,被称为“世界上最严格的规定”。

    对此,我国相关政府机构和玩具行业应积极成为全球玩具规则的制定者,制定符合国际潮流趋势的玩具安全标准,这不仅能提升我国玩具产业的国际形象,而且更有助于中掌握玩具标准领域的主动权和话语权。